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 页 >> 传统●文化 >>汉语 >> 历史上的小镇青年
详细内容

历史上的小镇青年


小镇青年多,一波又一波。中国历史上,从不缺乏小镇青年,比如:唐诗双璧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杜甫的长安十年,小伙伴们都听过吧。听起来“长安沽酒卖杏花”的生活好逍遥,但其实,那是——苦逼十年。

杜诗圣的家境原本不错,爷爷是大名鼎鼎的杜审言,可是随着家道中落,杜诗圣也果断“衙内”变“屌丝”。

想要人生逆袭,那就只能知识改变命运——参加科举。公元746年,34岁的乡村小青年杜甫,跑去长安讨生活。34岁这年龄,放在今天都快过了公务员的截止年龄了,放在唐朝,即便考上了那也不过是——大器晚成。

再看杜诗圣的文化啥水平——那必须是才华横溢。这份骄傲与自信,杜诗圣也认为自己“自谓颇挺出,立登要路津”,立下的人生flag更是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。

老杜的理想:寒门子弟跃龙门,一朝成名天下惊。但现实却是:你谁家的啊?你家大人,我认识吗?有推荐信吗?

杜甫在长安参加了两次公考,但一次也木有中。不是水平低,而是他通往官场的最后一公里——被堵死了。

公考不行,怎么办?那就走权贵渠道。名流交流会,虽然寒酸,但还是要参加的,万一被看上了呢?

有些机会是捡来的,而有些机会是熬出来的。40岁的冬天,杜诗圣终于写了一篇《大礼赋》的拍马文,拍得唐玄宗浑身舒畅,但直到四年之后,才等到一个校尉的芝麻绿豆官,杜甫看不上,拒辞不受。

而就在44岁这一年,杜甫的小儿子活活饿死了。这样的人生,怎一个惨字了得。

终其一生,杜甫都没能实现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梦想。或许这正是老杜“高不成低不就”思维作祟的结果。

与杜甫的人生相比,李白的求官之路,其实也没好多少。

或许对大唐公考内幕认识得更犀利,也或许是其他原因,李诗仙一开始瞄准的就是——终南捷径,结交权贵。

从司马承祯到元丹丘,从贺知章到玉真公主,李诗仙的马屁文,篇篇惊世骇俗。也得到了翰林待招的身份,眼瞅着“如逢渭水猎,犹可帝王师”的梦想就要实现。

但是一方面既汲汲于功名富贵,另一方面又要拼命做“清高”人设营销,李诗仙这样的矛盾思维,大唐官场能容下你才是怪事。


公元744年,李诗仙就被“赠金放还”。

此后,李诗仙虽然壮志不减,但其人生轨迹,就是个标准的小镇做题家:没有逆袭,更没有奇迹

如果李诗仙的政治才华有他诗歌才华的一半,如果有些人设提前放下,如果有些思维及早转变,或许一切都会不同。

千年以还,我们后人总是一边品读大唐双璧的无双才华,但也总是一边慨叹大唐小镇青年的人生坎坷。


技术支持: 如是科技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