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 页 >> 经典●传承 >>工匠 >> 脱胎漆器髹饰技艺:从无到有的神奇过程
详细内容

脱胎漆器髹饰技艺:从无到有的神奇过程



福州脱胎漆器与北京景泰蓝、景德镇瓷器同列中国工艺“三宝”。著名文学家郭沫若曾评价福州脱胎漆器:“视之九鼎兀,举之一羽轻”。

1898年四月一年一次的法国巴黎博览会在世界的瞩目中开幕,展览会上云集着世界各地的新奇产品,吸引着无数人前去参观。

在博览会开幕的第一天,一艘来自中国的船只,停靠在了塞纳河畔。法国人看见两个长辫子的中国人,居然抬了一头大水牛来参展。更让他们好奇的是,这两个中国人似乎一点也不费力,很轻松的就将水牛抬走了。

他们不知道这头水牛就是来自于福州的脱胎漆器。而这正说明了福州脱胎漆器的特点之一,那就是质地轻巧。

福州的脱胎漆器与北京的景泰蓝、景德镇瓷器同列中国工艺“三宝”。它不怕水浸、不变形、不褪色、耐酸碱腐蚀,随船沉入海底千年仍色泽鲜艳。它的夹纻技艺一度失传,但是被福州人“唤醒”。它就是福州“三宝”之一的脱胎漆器。

著名文学家郭沫若曾经这样评价福州的脱胎漆器“视之九鼎兀,举之一羽轻”,意思就是说看起来像九鼎一样厚重,举起来就像羽毛一样轻便。

2006年,福州脱胎漆器髹饰技艺经国务院批准,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脱胎漆器髹饰技艺包含制作器型和髹漆技艺。



u=2882443484,1285253569&fm=26&gp=0.jpg

福州脱胎漆器是清沈绍安首创,世人也称之“沈氏脱胎漆器”。

清朝乾隆年间,沈绍安在一座庙里修补牌匾时,注意到几片从匾额里破落出来的麻布,虽然周围的木头已经腐朽,但麻布上漆块依然坚硬,更重要的是,这种材料很轻。

几番研究后,沈绍安终于想起了一种叫“夹苎”的传统工艺,经过潜心钻研,福州脱胎漆器技艺就此诞生。

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郑修钤老师一边做着手上的活,一边以制作脱胎漆器花瓶为例向记者介绍整个技艺流程:

首先我用泥巴塑一个瓶子的造型。用石膏翻模,然后等石膏干了以后把泥巴挖掉,或者把整个放在水里泡。水吸进去,石膏和泥自然分开,变成完整的外膜。

我们用生漆和麻布,裱在模型上。

裱布之前在干石膏外面,要涂一层泥浆,泥浆调水过滤干净,涂在石膏表面。等泥浆干了以后,先上细灰(细灰是由瓦片打碎的粉末,经过筛成大小不同的粉末)。

细灰干了以后调生漆。

第二道就是中灰,第一道后稍微擦平点,中灰也要干后再上粗灰,然后裱布。

最里面那层是石膏,石膏外面有一次泥浆,泥浆后是细灰、中灰、粗灰然后夏布(麻布)。

我们的脱胎漆器是用麻布和漆为主要原料裱褙出来的,所以才产生出她得胎体比其他任何胎体都轻。所以大家才那么喜欢脱胎漆器,除了质量好,因为胎体轻,大家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。

福州脱胎漆器是具有独特民族风格和浓郁地方特色的艺术珍品,是继承我国古代优秀漆文化发展起来的。

福州脱胎漆器品类之多在全国漆器行业首屈一指,大的如陈列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漆画大屏风、彩绘大花瓶、脱胎仿古铜大狮等,小的如烟具、茶具、餐碗、盘、碟、罐等,共有18类1200多个花色品种。

福州脱胎漆器质地坚固轻巧、造型别致,装饰技法丰富多样,色彩明丽和谐,可谓集众美于一体,具有非凡的艺术魅力。



脱胎漆器的美,除了器型外,一定程度上取决于髹饰上的丰富多彩。

髹饰是福州脱胎漆器制作过程中最重要的步骤。大漆在器物上所呈现的最终状态,大部分在这个步骤中完成。

福州脱胎漆器的髹饰技法门类众多,传统的髹饰技法有黑推光、色推光、薄料漆、彩漆晕金、锦纹、朱漆描金、嵌银上彩、台花、嵌螺钿等后来又发展了仿彩窑变、变涂、仿青铜等技法,使漆器的表面装置琳琅满目。

福州漆器产品千变万化的,它可以用算盘珠起纹,也可以用丝瓜络起纹,也可以用报纸甚至树叶、绿豆、稻谷等等都可以起纹。



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,匠人们充分发挥想象力,将漆与其它各种材质进行结合。

一件漆器的完成是件非常繁琐的工程,需要技师极大的耐心。一件作品制作下来短则数星期长则一两年,等漆器表面的装饰物完成后,还需刷几遍透明漆,来使漆器表面恢复平整。

大漆透明漆一刷,实际上里面东西看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看起来没东西。比如用蛋壳贴一只鸟,怎么能显现出来呢?这就是靠推光。外面人对福州脱胎漆器的评价就是“光亮如镜”跟镜子一样,可以照见自己的脸,这就是靠推光推出来的。福州的推光还是用很传统的方法,用很细的瓦灰、生油用手反复的摩擦。

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神奇过程,通过技师反复的摩擦,再用布、清水擦拭掉磨出来的杂质。

鲜艳的图案慢慢呈现出来,同时这图案并不是直接张扬的表露开来。

仔细观察的话,你会发现这些图案含在半透明的漆下面,呈现出一种含蓄润泽之美。


技术支持: 如是科技 | 管理登录